起底騷擾電話的幕后戰場:AI機器人之間的相愛相殺

楊思亮 2019-06-25

原標題:起底騷擾電話的幕后戰場:AI機器人之間的相愛相殺

從“買房”到“貸款”,從“中獎”到“開發票”,接到騷擾電話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而近年來,騷擾電話的數量更是有增無減。據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騷擾電話撥打量超過500億次,兩成網民接到的電話中超過一半是騷擾電話,每周都能接到騷擾電話的網民高達85.4%。

毫無疑問,每個人都曾或多或少的遭遇過陌生電話的“轟炸”,而人們不曾了解到的是,這些垃圾電話的背后,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非法產業。

環環相扣的黑色產業鏈

事實上,騷擾電話的產生和傳播早已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條。正如工信部負責人曾指出,騷擾電話等垃圾信息主要涉及“商業需求旺盛、精準信息獲取、主動營銷擾民、線下交易達成”四個關鍵環節。在這條產業鏈上,各環節間互相打通,緊密相連,環環相扣,最終導致騷擾電話問題難以根治。

利益鏈的源頭端,是電話號碼等個人信息的收集買賣。社會上靠販賣個人信息賺錢的“信息販子”通過收羅信息,如各種行業協會、俱樂部花名冊或購房、保險時登記的個人資料等,賣給有需要的商家或業務員。網絡制度與監管漏洞讓這些人有機可乘,與此同時,個人薄弱的數據隱私保護意識讓他們擁有了更大的可發揮的空間。

利益鏈的第二部分是經營電話外呼業務的公司。甚至幾個人、幾部電腦、幾部群發器就可組建公司。有的不法人員通過用戶回撥電話等方式,從事非法扣費、惡意騙取稅費等行為。

而在這一整條利益鏈背后,最大的幕后推力就是推廣需求的廣告主,其中包括一些房地產公司、金融貸款公司等。他們不斷為垃圾短信、騷擾電話產業提供資金支持。在資本的運作下,一切步入“正軌”。

就此,整條產業鏈形成閉環。獲取販賣個人信息的銷售方、經營電話外呼業務的企業、有需求的廣告主,他們捆綁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軍團。

政策調控下的行業戰爭

伴隨黑產大軍的日益崛起,騷擾電話已經從一塊“牛皮癬”演變成了不得不除的頑疾。而變化的還不僅是騷擾電話由少及多的數量,還有新興科技的推波助瀾。這種情況在人工智能的興起下開始愈發變本加厲。相比人工收集資料、撥打電話的推廣方式,借力AI技術收集數據并進行外呼似乎更加快捷,從中獲取的利潤也更為可觀。在機器人產業高速發展的冰山下,人工智能正在加速這條黑色產業鏈的野蠻生長。

今年央視315 晚會上曝光的“機器人一年多撥出超40億騷擾電話”就讓所有人瞠目結舌。3000 元一個的語音機器人,一天最多可以打 5000 個電話,比傳統的人工外呼高出10倍。除此外,315晚會也將騷擾電話的產業鏈全然揭露,曝光了背后包括APP、探針盒子、大數據分析和AI語音電話騷擾等一連串科技含量極高的灰產。

315晚會上的“點名”無疑已經預示了國家將著力狠抓這一問題。然而,這一次的媒體曝光依舊沒有改變騷擾電話猖獗的現象。工信部公布的12321舉報中心相關數據顯示,騷擾電話方面,今年一季度95/96業務舉報投訴呈現增長態勢,舉報投訴量達38541件,環比上升35.4%,占總量的18.4%;手機類騷擾電話舉報投訴98638件,占總量的47.1%。在這條產業鏈上,一個公司倒下了,千千萬萬個公司還在等著你。

伴隨騷擾電話的數量有增無減,這個議題儼然成為了一場長期的“戰爭”,僅僅依靠市場自身的力量已經不夠。5月 22 日,工信部就騷擾電話管控不力問題約談了中國電信等電信公司,會上,這些公司共同簽訂了《整改承諾書》。而就在一周前,工信部還集體約談30家騷擾電話問題突出的企業。

國家正在從源頭上直接斬斷騷擾電話之困,但健康的通信環境仍需一個重建的過程,這個過程絕非一蹴而就的。當下,如何讓民眾盡快免受垃圾電話的騷擾則更應該是每一個科技企業所承擔的義務與責任。

用機器人對抗機器人

在響應國家政策上,不少國內知名互聯網企業充當領跑選手。比如獵豹移動近日上線一款針對騷擾電話的AI機器人電話助理——“豹小秘電話助理”。用AI來解決AI的問題。

其中,豹小秘電話助理最實用的屬性莫過于“AI助理,智能對話”功能——不論什么情況,電話對面是誰,豹小秘電話助理都能和對方進行對話,代接所有陌生來電。借助豹小秘電話助理,用戶可以立竿見影的杜絕電話騷擾。

此外,除陌生騷擾電話,如果在開會中、運動中、正在通話中、無信號等各種不方便接聽電話的情況下,豹小秘電話助理也都能夠代接電話,并將接聽記錄以文字的形式推送到用戶微信上,讓用戶不漏接、不錯過任何重要電話,節省用戶不少時間。

開通豹小秘電話助理的方法很簡單,用戶只需在微信搜索“豹小秘電話助理”公眾號,點擊關注并按照步驟注冊,就可以免費獲得私人專屬電話助理——豹小秘電話助理。

更重要的是,這款產品不僅能抗騷擾,不漏接電話,還不收費。在眼下剛剛面世之際,就被已注冊體驗的用戶評價“終于有可以對抗騷擾電話的產品出現了,讓機器人對抗機器人吧!”、“如此神器還免費,太感人!”。

不難看出,獵豹移動及其投資的人工智能公司獵戶星空,正在以“真有用的機器人”引領者的身份進行著人們生活方式的重塑。

科技向善之心

未來學家丹尼爾伯勒斯曾在《理解未來的七個原則》中談到,隨著世界的去物質化程度越高,人們就越依賴于信任,信任是把網絡經濟各個環節結合在一起的黏合劑。擺在我們面前的機會,是讓世界增加幾份人性而非減少。在一定程度上,我們一直掌握著主導未來的力量,未來一直是一塊空白的畫布,任由我們書寫,只不過現在轉變的速度太快,而且我們擁有了更強大的工具。人工智能就是其一。

在如何利用好人工智能之一強大工具上,全世界的領先學者、企業家都在積極引導科技向善,而非作惡。《生命3.0》的作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邁克斯?泰格馬克就曾在2018 年號召 2000多名 AI學者和科學家簽署《致命性自主武器宣言》,誓言絕不將機器人的技能用于開發自主殺人的武器。

當然,無論是外呼還是接聽騷擾電話,所利用的人工智能技術類型都是相似的,但是,兩種產品則有著完全不同的基因乃至價值觀。前者是在利用技術發展滿足一己私欲,而后者則是在尋找解決切實問題的更高的智慧。技術本身無罪,但技術背后是有選擇,有傾向的。對于不少企業而言,人工智能機器人也正是其企業使命的一種延伸,他們產生的功能與作用,同樣也是企業價值觀的投射。

身處人工智能時代,或許我們無法為全世界的所有AI加上安全鎖,無法鏟除所有利用機器人作惡的企業。正如今天,騷擾電話的產生源頭這座大山在短時間內依舊很難被移走。但是掌握著先進技術與話語權等企業們也同樣在實現技術普惠,以自身行動為整個行業指明發展的方向,甚至決定著社會的走向。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 楊思亮
    原創自媒體「科技邊角料」主筆。批判性思維解讀TMT&創投眾生相。
    分享本文到
真人龙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