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支付三年簡史

鋅財經 2019-08-12

文/秦川川 編輯/大風

今年是第五個“8.8”無現金日,同時也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鏖戰“8.8”的第三個年頭。

2015年8月8日,微信支付率先發起了“無現金日”的移動支付節,雖然移動支付的普及率和滲透率在飛速提高,但在之后2016年,這個領域的紀念節日卻依舊是微信支付的獨角戲。

直到兩年后,2017年8月8日,支付寶也加入了這場關于移動支付的慶典,才讓這個節日變得火熱起來。

按照慣例,神仙打架,凡人享福。

微信支付方面宣布8月1日至8月8日為“智慧生活日”,將與全國各大商戶聯合發放數億元優惠,并在8號當天進行全國范圍的免單活動;支付寶方面則宣布在7月30日宣布,聯合餓了么口碑推出為期10天的“8.8掃貨節”,宣稱將給用戶帶來5億優惠。

圖表來自艾瑞咨詢

兩大巨頭三年鏖戰“8.8”,搶的正是移動支付的場景。據《艾瑞咨詢》2019年Q1的統計顯示,支付寶市場份額為53.8%,第2名的財付通(含微信支付)為39.9%,第3名為壹錢包,占比1.6%。

從數據來看,在移動支付領域,支付寶以較大的優勢占據了上風。

2017: 碼上之戰

2017年,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明面上短兵相接的第一年。實際上,這年的移動支付普及率已經幾乎滲透了一二線城市,法寶是支付寶率先推出的“收錢碼”。

白色情人節后,支付寶App上就有支付寶收錢碼推廣的提示界面。大概在兩周的試運營之后,支付寶在3月1日上線了個人和商家的收錢功能。

同年的勞動節假期,支付寶正式在螞蟻金服的開放平臺發布了公告:

“為推進無現金社會建設,支付寶于5月3日正式推出‘支付寶收錢碼’,收錢碼是一款面向中小商家的便捷移動支付工具。”

5月份的力推,讓支付寶藍色的二維碼被粘貼在了全國各地大小商戶的柜臺上。與之前的個人二維碼相比,商家收款碼沒有免費額度的限制,收款碼除了可以對接到支付寶余額之外,也可以對接到銀行儲蓄卡。

對于消費者和商戶來說,不論是個人碼還是商家碼,只是通過掃一張二維碼來收付款。即便是存在免費額度,但在大概率情況下,一個消費者也幾乎不可能和一個小B產生2萬額度的交易往來。

但實際上,對支付寶來說,從個人碼到商家碼,是完成了從連接C端,到連接B端的根本性轉變。在運營層面,兩者也是完全不同的方式。現在來看,C端在支付場景后端連接的是水電煤、銀行、政務服務等高頻場景;而B端同時還要連接工商、稅務等部門。

憑借一張小小的收款碼,支付寶在2017年的“8.8”之前,打了一個漂亮的先頭戰役。

不論是支付寶身后的阿里,或者是微信支付背后的騰訊,移動支付的意義不僅僅在于“拋棄現金”。從現在來看,兩大巨頭的最終目的是把用戶納入到自己超級App的生態系統里——實際上,兩年之前,雙方就已經在架構自己的“操作系統級App”。

當然,兩年之前還沒有“操作系統級App”這個概念,也不是所有的B端都能明白巨頭企業背后的商業生態價值。特別是大B企業,對接入巨頭生態的選擇慎之又慎,而一些外來品牌,由于文化和商業理解的差異,更是對國內的商業模式存在漫長的“時差感”

比如,星巴克。

值得一提的是,星巴克進入中國之后,并非沒有接入本土的三方支付。除了Apple Pay之外,星巴克在微信支付之前,就接入了三星智付和華為支付。之所以遲遲不肯接入微信支付,以及更晚的支付寶,擔心的正是害怕這兩個超級App對自家的App造成影響。

在經過了漫長的溝通之后, 2016年的12月份,星巴克開通了微信支付。按照本土品牌的思維,幾乎接受了一家就等于接受了另一家。但星巴克不是,即便是接入了微信支付,但在此后半年的時間里,遲遲不肯接入支付寶。

直到2017年,星巴克創始人舒爾茨到訪杭州,阿里巴巴CEO張勇抓住機會,與其進行了深度的會面。張勇也的確為舒爾茨描繪了阿里大生態的場景,張勇告訴他:“天貓可以賣衍生品、支付寶可以做會員體系、餓了么可以送外賣、盒馬可以幫助星巴克從寫字樓場景進入社區場景。”

最終,繼微信之后,阿里的大生態也打動了“固執”的舒爾茨,星巴克順利接入支付寶。

而在接下來的一年里,支付寶又率先把目光聚焦在了串聯吃喝玩樂等消費場景的大出行領域。

2018: 進軍大出行

衣食住行,基本涵蓋了人類文明發展的必要因素。而把前三個因素的所有場景串聯起來的,正是“行”。

大出行領域也變得尤為特殊。

2016年8月,支付寶刷碼乘車進入杭州公交進行了嘗試。在使用移動支付以前,杭州公交公司每天需要三百多人清點投幣箱里的硬幣,而如今,零錢使用率相比以往降低了95%以上。

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便實現了全線刷碼乘車。年底,支付寶正式接入了杭州地鐵。

移動支付在線下消費場景已經并不少見,2018年,在移動支付解決了商業收款問題之后,支付寶又嵌入了出行行業中,在數字城市方面的布局取得突破進展。

從其他線下支付場景,拓展到出行領域,支付寶公共出行事業部總經理格言認為,破局的核心是在移動支付基礎能力側。

盡管移動支付進入線下已經將近十年,但進入出行領域并沒有那么輕松。在公共交通上,由于網絡信號差,以及通勤高峰時期站臺堆積等問題,容易導致乘車碼無法支付。“雙離線技術突破以后,手機在弱網情況下也可以刷碼成功。”格言說。

靠著阿里巴巴的生態效應,支付寶從長三角地區進入了中西部。

在西安,支付寶刷碼支付遠沒有杭州普遍,消費者更習慣于在使用日常社交軟件微信的同時,進行刷碼支付。但盒馬鮮生成為支付寶進入“網紅城市”西安的契機——西安地鐵想要和盒馬鮮生合作,實現地鐵與商業的結合,為“網紅城市”加碼。

不足兩年時間,支付寶與300多個城市合作使用支付寶刷碼乘車,用戶達2億。

在出行領域極其重要的場景——公共交通領域,支付寶已經占得先機。更為重要的是,支付寶的信用體系加入了共享經濟。

據艾瑞《汽車租賃行業用戶洞察》數據,在18歲-35歲的主體租車用戶群中,有70.6%的用戶租車支付首選支付寶。

究其主要原因,是因為芝麻信用達到一定分數之后,可以在線下租車時免押金使用。另一面,由于線上支付可以免押,94.1%的用戶愿意轉移到線上。

共享單車燒錢的戰火蔓延了三年之久,在這場戰役中生存下來的,不是國內首家共享單車ofo,也不是號稱每輛單車造價近千元、步步緊追的摩拜,而是在原先行業稍顯保守的哈啰。

2018年3月,哈啰接入支付寶體系,實行芝麻信用免押金,僅三個月,哈啰訂單量翻身成為行業第一。當ofo和摩拜陷入膠著的補貼戰,并互相喊話押金問題時,哈啰卻能夠將精力放在優化調度系統和精細化運營上。

支付寶免押金信用騎行

目前為止,在整個大出行領域,包括公交、地鐵、單車等,已經有將近4億用戶在使用支付寶出行。

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共享充電寶領域,根據Trustdata《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行業發展分析簡報》,通過支付寶啟用共享充電寶占比66.8%,而同樣的數據放在微信上,則是33.2%。

支付寶信用體系的介入,解決了用戶和商家之間的“押金隔閡”,為租賃經濟商業模式的發展提供了重要的動力。

同樣是在這一年,憑借小程序,支付寶幾乎進入了政務、生活(水電煤)、交通等移動支付場景。

如果說前兩年的移動支付還需要一張碼和一部手機,那么,今年或許是喊了多年的人臉識別落地的一年。

2019: To B藍海

基于5G和物聯網技術的成熟,人臉識別的普及只是時間問題。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人臉識別行業發展現狀報告顯示,到2022年,全球人臉識別市場規模將達75.95億美元,增速達每年20%。智能手機和二維碼像現金一樣被歷史拋棄,是必然。

在人臉識別領域,螞里奧、味多美、商米科技已經率先入局。但背后,依然是阿里、騰訊的神仙打架。

兩大巨頭的人臉識別產品

2019年4月中旬,支付寶推出“蜻蜓”第二代刷臉支付終端。發布會現場,1000臺機器在10秒內被搶光。根據官方數據顯示,僅僅兩天之后,訂單量就突破了1萬臺;數天之后,“蜻蜓”二代產品的庫存就被銷售殆盡。

支付寶“蜻蜓”系列產品的生產商正是螞蟻金服和奧比中光在2018年4月共同投資的成立的螞里奧。

雖然螞里奧的成立是在2018年4月,但早在2017年上半年,螞蟻金服就與奧比中光取得了聯系,意圖共同建立一家生產人臉識別設備的制造商。同年11月份,螞蟻金服也開啟了投資調研計劃。在經過了半年左右的適應之后,兩家終于在2018年4月份成立了螞里奧。

與螞里奧相似的是華杰艾米,微信支付所用的刷臉支付機器“青蛙”正是來自于這家供應商。

2012年互聯網創業第二波浪潮產生的原因,其中一大部分是由于安卓和iOS操作系統給智能手機帶來的質的飛躍,從而產生了二維碼和移動支付。而刷臉時代的到來,極有可能是用戶和商家關系的再一次重構。

同樣是移動支付的方式,掃碼支付要等到用戶結賬時掏出手機,識別出二維碼的時,才能讓商戶和用戶第一次產生交集。但完成這一動作之前,用戶已經經歷了進店、思考、挑選等過程。

對商家而言,在每一位顧客的到店留存時間都極其有限的前提下,前期的步驟顯得有些浪費。

但人臉識別支付給商戶帶來的意義,絕非僅僅是在用戶離店付錢的那一瞬間。顧客從進入店面被機器識別的那一瞬間起,就已經把用戶的消費習慣、偏好等因子即時地傳到了商家端。至于如何運營,主動權就交到了商家的手上。

從一張二維碼開始,再到線下各個領域的線下消費場景,以及現在的人臉識別,支付方式的一步步演進,不僅是收銀方式的改變,背后是整個商業架構的重塑。

鏖戰三年下來,其實不難發現,不論是支付寶還是微信支付,支付方式只是最外部的一環。雙方的最終目的是把C端和B端都納入到自己的生態版圖中來。但值得說明的是,對用戶和商家來說,這也并不是一道二選一的選擇題,這一點上,兩者還是及其明智且默契的。

那么,在選擇權在用戶和商家手里的前提下,支付環節背后的生態環境就成了用戶和商家最終留存的重要因素。移動支付這三年,不論是哪家,對2C的服務僅僅是一個起點。在商業環節中,C端消費是最前端的環節,一件商品成交的那一刻實際上帶動的是背后一整條的龐大的B端的產業鏈。

現在對于支付寶來說,成熟的時機已來。

這三年,隨著收錢碼與線下消費場景的拓展,支付寶內部的金融生態已經成熟。而在大出行的爭奪戰,意味著支付寶具備了同行業連接融合能力,并且能與大阿里生態進行良好的聯動,推動線下不同消費場景進一步發展。今年的刷臉識別,則是對下一個十年核心技術的考驗。

與其說是競爭纏斗,不如說是支付寶秉承阿里2B基因的自我進化史。

在國內支付領域雙寡頭的背景下,根據Trustdata數據顯示,截止去年年底,支付寶的MAU超6.8億,為國內第二大超級App,非社交類排名第一的App。和微信相比,支付寶的功能顯然更加垂直,這也是超五成的用戶支付習慣留存在支付寶的重要原因。

“今天的支付寶更懂商業,面對深水區,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支付寶IoT事業部總經理鐘繇說。

巨頭酣戰三年的移動支付,或許僅僅剛開始而已。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 鋅財經
    專注80后企業家,聚焦新經濟。
    分享本文到
真人龙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