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死了ofo?

孟永輝 2019-06-19

原標題:誰殺死了ofo?

文/孟永輝

一則有關“ofo名下已無可執行財產”的消息再次將我們關注的焦點拉回到了共享單車這個曾經帶給我們無限遐想的行業。作為移動互聯網后半段出現的物種,共享單車曾經是資本追捧的對象,各大共享單車平臺貼身肉搏的亂象讓我們再次見識了千團大戰的盛況。

這個曾經被當成是“新四大發明”的物種,最終依然沒有逃過資本寒冬的侵襲,在殘酷的市場競爭當中敗下陣來。在經歷了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單車平臺的跑路和倒閉之后,以摩拜、ofo為代表的頭部共享單車平臺同樣遭遇到了發展困境。隨后,摩拜投身美團,ofo在共享單車市場上任性且孤獨地前行。

作為一個曾經頭部的共享單車平臺,到底是什么造就了ofo的慘敗?作為一個曾經帶給我們無限遐想的物種,共享單車到底是如何淪落到成為“雞肋”的地位的呢?

是什么造就了共享單車的火爆?

不可否認的是,共享單車是移動互聯網下半場最惹人注目的行業。無論是在資本市場,還是互聯網市場,共享單車都引發了不大不小的漣漪。從共享單車誕生的那一天開始,質疑與褒獎并存。盡管如此,共享單車還是成為后移動互聯網時代最火爆的行業之一。回顧共享單車的火爆,我們可以看出主要有如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互聯網式思維模式的延續。雖然經歷了早期的資本大戰之后,互聯網行業的市場格局基本上已經確定,以BAT為代表的傳統互聯網巨頭和以TMD為代表的新生巨頭成為頭部的互聯網企業。但是,在獲取流量的方式和渠道上依然存在著一定的空間,這最終導致了共享單車的出現。

通過將人們的吃、穿、住、用、行與互聯網式的物種實現深度綁定,成為人們獲取流量的全新形式,共享單車便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誕生的。盡管在出行領域出現了滴滴這樣的頭部互聯網公司,但是,汽車依然是一種成本很高的出行方式。于是,在出行領域選擇一種新的方式成為人們思考的主要方向。

于是,通過共享單車的方式來解決人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痛點和難題成為共享單車出現的根本原因所在。而資本和巨頭之所以會對共享單車青睞有加的一個根本原因在于,他們能夠通過共享單車的方式來繼續獲得流量,從而延續他們在互聯網時代的流量思維和平臺模式。因此,互聯網思維模式的延續最終讓共享單車出現,并且被資本和巨頭青睞。

資本面臨的項目真空。經過早期的發展之后,投資機構對于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的投資依然是回報很高的領域,而移動互聯網時代以TMD為代表的新生巨頭更是讓投資機構們看到了互聯網行業內部依然存在的紅利。然而,同投資機構背后的資金相比,相對比較靠譜的項目則是比較少的,共享單車雖然并不盡善盡美,但是,相對于其他項目來講還是比較穩妥的,于是,大量資本開始涌入到了共享單車領域當中。

從本質上來看,造成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其實是資本的豐沛與項目的枯竭之間的真空所導致的。投資機構苦于找不到合適的投資項目來彌補投資真空,最終讓共享單車可以作為一種替代品來彌補互聯網紅利日漸缺失帶來的諸多問題。投資機構之所以會把如此多的資金投入到共享單車領域當中,其實正是由于互聯網紅利逐漸冷卻背后造成的投資真空所導致的。

隨著投資機構對于共享單車的不斷加持,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玩家加入到了共享單車領域當中,并且真正將共享單車這個領域變成了一個炙手可熱的領域。隨著資本的加入以及互聯網巨頭的加入,共享單車不可避免地成為一個相對較為火爆的領域。

互聯網巨頭打造生態系統的鼓動。以流量和平臺為代表的發展模式讓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平臺都希望能夠將更多的場景、行業加入到自己的生態圈,從而可以獲得足夠多的用戶和流量。共享單車作為出行領域與人們關系最為密切的存在,同樣是互聯網巨頭完善自我生態圈不可或缺的重要領域。

我們看到摩拜、ofo、哈啰單車等共享單車玩家之所以背后有互聯網巨頭的影子,很大程度上由于互聯網巨頭打造生態系統的結果。通過在自身的平臺上植入共享單車的入口,并且以戰略投資的方式加入到共享單車的大戰當中,共享單車儼然成為一個互聯網巨頭爭相爭奪的勢力范圍。通過站隊、靠攏等方式,我們看到的是一場互聯網巨頭在共享單車背后所鼓動的繁榮的假象。

成為互聯網巨頭大生態的一部分,是眾多共享單車平臺之所以能夠在互聯網巨頭之間輾轉騰挪的關鍵所在。當共享單車在互聯網巨頭的推動之下不斷前行的時候,或許背后正是互聯網巨頭試圖打造自我生態體系的思想作祟。在互聯網巨頭的流量和資本的扶持之下,我們看到了一場以補貼、燒錢為代表的共享單車大戰的開啟。

以概念和營銷為代表的發展模式使然。回顧共享單車的發展歷程,我們可以看出,幾乎共享單車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與概念、營銷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系。“新四大發明”、“共享經濟”、“物聯網”等諸多新概念幾乎都曾經與共享單車產生過聯系。從本質上來看,共享單車相關的概念的火爆最終讓共享單車幾乎可以與所有新的概念和模式相連通,最終實現自我發展。

如果尋找助推共享單車出現的另外一個原因,以概念和營銷為代表的發展模式的推動或許是另外一個最為主要的原因。當共享單車市場被各種各樣的概念、標簽所充斥著的時候,一場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全新歷程正在上演。如果我們尋找導致共享單車火爆的原因,或許以概念和營銷為代表的發展模式才最終導致了它的出現。

一味地去打概念、一味地去貼標簽,一味地去迎合資本的需求,而忽略了共享單車本身最應該堅守和實現的東西,最終讓共享單車淪為一個概念。如果我們思考推動共享單車火爆的另外一個原因,或許以概念和營銷為代表的發展模式是最終導致這一現象出現的另外一個原因所在。

分析共享單車火爆的原因,我們可以看出,共享單車的火爆并不是因為共享單車本身的商業模式、共享單車本身的盈利性、共享單車的行業改造能力所導致的,而是一些外部原因所導致的。通過分析共享單車火爆的原因,我們或許可以找到誰真正殺死了ofo,誰才是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

到底是誰殺死了ofo?

希羅多德說過:欲要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共享單車同樣如此。當共享單車市場不再是那個被資本和巨頭青睞的領域,當共享單車距離我們漸行漸遠,我們或許可以更加清晰地知道究竟是誰殺死了ofo。

殺死共享單車的正是那些追捧它的人。通過分析,我們可以看出,資本、互聯網巨頭、互聯網模式等諸多元素最終造就了共享單車的火爆。然而,雖然這些元素造就了共享單車的火爆,它們同樣讓共享單車的發展陷入到了難以挽回的境地里。

一味地依賴這些外部的資本、模式和力量,缺少了對自我能力的健全和完善,所謂的共享單車正在陷入到一種迷失自我的狀態里。當這些元素不再加持共享單車的時候,共享單車便失去了最后前行的勇氣,最終不得不敗下陣來。如果我們尋找殺死共享單車的那個人,或許正是那些把共享單車扶上神壇的那些人。

僅僅只是將共享單車看成是一個概念、一種盈利方式、一個流量入口,所謂的共享單車正在陷入到一種失去真我的迷失狀態里。隨著共享單車逐漸失去真我,當這些外表鼓動它的元素遠離自己的時候,共享單車早已失去了生存的能量。

殺死共享單車的正是共享單車本身。我在以往的文章當中提到過類似的觀點,真正殺死共享單車的或許正是共享單車本身。當共享單車一味地迷戀資本的作用,一味地迷戀互聯網式的模式,一味地依靠互聯網巨頭的輸血,而不是健全自身,探索符合自身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共享單車或許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缺少了對于自我模式的探索,缺少了對于自我造血能力的構建,缺少了對于商業本質的最根本的敬畏,最終讓共享單車開始變得并不具備商業價值。因此,我們看到當共享單車最后進行財產清查的時候,名下已經沒有了可以執行的財產,或許才是最悲哀的。

當我們在思考究竟是誰殺死了共享單車的時候,或許最應該思考的就是共享單車自身。如果共享單車可以真正回歸到共享本身,真正去尋找可以形成生態閉環的能力,那么,他們或許可以擺脫對于外部元素的依賴,真正找到的一個合適的發展模式。

當共享單車的身影離我們遠去,我們或許應該反思這個曾經帶給我們無限遐想的行業從興盛走向沒落的原因所在。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告別共享單車的怪圈,通過不斷創新新的商業模式,找到新的發展可能性,而不是一味地去質疑和痛打。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 孟永輝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
真人龙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