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轉型市值卻頻頻下跌,獵豹或走下神壇?

極客網·極客財經6月19日,6月15日,獵豹發布了今年的第一季度財報,這次財報的發布時間明顯比往年略晚了那么一些,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是今年財報數據不理想導致的。根據財報顯示,獵豹第一季度的營收總額為10億元左右,同比下降為5.2%,凈利潤為711萬元左右,同比下降超過89%。

截至6月18日,獵豹市值大約為5.04億美元,要知道這和獵豹剛剛走上紐約證券交易所相比可是有著天壤之別。2014年,獵豹正式掛牌紐約交易所,此后市值幾乎是一路飆升,當時就有人預測獵豹將會是下一個市值突破百萬美元的公司。但賦予了太多的期待最后反而失望的有些徹底,財報不怎么亮眼,市值也一路狂跌,對于獵豹來說可謂就算稱其跌下神壇也不為過。

獵豹之所以會在當時稱為明星互聯網公司,其實背后也離不開其CEO傅盛,他是“360安全衛士創始人”、是“出色的產品經理”,也曾經帶領獵豹從一家岌岌可危的傳統軟件企業一路走來成為了移動互聯網行業的佼佼者,依靠移動工具出海,在并且以自己的優勢和戰略迅速席卷了多個海外市場,并且也把重心轉移到了海外。也正是因為移動工具持續加碼,產品矩陣不斷加大,為獵豹帶來了持續的用戶量,也為它之后赴美上市奠定了身后的基礎。

但其實從近兩年獵豹的財報中可以或多或少的看出工具這一塊兒的收入近兩年增長已經趨于緩慢,表現比較明顯的時間段是從2016年開始的。當時因為谷歌的策略調整導致專注于海外市場的獵豹收入驟減,在當年季度財報發布過后市值更是直接縮水到15億美元,而這兩年也沒有激起太多的水花,一直徘徊在10億美元左右,今年第一季度財報過后更是直接降到了5億美元,直接迎來歷史最低點。

移動工具用戶的獲取已經乏力,但對于獵豹來說想要繼續發展下去就不得不繼續一個嶄新的故事,而內容產業就是獵豹當初瞄準的新方向。從2015年開始獵豹先后投資了短視頻團隊,并且收購法國的新聞內容推薦軟件,同時發布了不少輕應用游戲,在直播、短視頻與信息應用等領域其實都已經做過了相對的布局,但畢竟內容并不是獵豹的強項,整體的結果其實并不盡如人意,或者說并不能為他們在短時間內直接帶來更多的盈利。

除了工具服務和內容之外,獵豹的AI因子也初現于2016年。對于當時的獵豹來說,AI+的戰略可能對其會有極大的突破。布局于2016年,但獵豹真正發力AI其實是在2017年,彼時一個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就是和字節跳動進行了戰略合作,在傅盛看來,“雙方的合作可以將更多的力量投入到AI當中去,同時也不會影響工具和內容方面的變現。”到了2018年獵豹已經發布了多款AI方面的產品,包括智能服務機器人、智能零售機器人等,涉及了多個場景布局。

但這些轉型其實并不能為獵豹帶來明顯的盈利增長,在主營業務天花板漸顯的時候還沒來得及開辟下一個增長曲線,市值和財報自然都不好看。傅盛之前在內部信中表示“短期內我們的收入還會有壓力,但我相信一個全新獵豹是有能力抵御更大的風浪的。”對于未來,相信傅盛的心里也早已有了一桿秤。

下一篇:下一個科技巨頭將在何處崛起?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真人龙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