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觀察| 產業鏈思路是畜牧業轉型的基礎

最近,在復工復產與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吃勁的雙重壓力下,浙江的“支付寶健康碼出行申報系統”驚艷了國人。智能技術再一次展示了政府服務創新的能力。浙江政府利用大數據智能化治理社會服務經濟發展的舉措已經通過支付寶落在了每個出行人的腳下,令人振奮,既是各級政府學習的標桿,也為產業發展樹立了樣板。

畜牧業發展進入提檔升級關鍵時期。近年來,受災最重的莫過于生豬養殖業。這難道是天將降大任于“斯業”?2018年8月的非洲豬瘟疫情至今并沒有解除,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又陡增成本。“雙疫”覆蓋了整個產業的生產資料與生產力正常運行。而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是物流受阻,影響的更是全行業發展。畜牧業涉及飼料、原料、添加劑、獸藥、疫苗、設備以及種畜禽、養殖、屠宰、物流等各個領域,上下游企業密切關聯。原料的供應,產品的銷售,市場的對接等都是上下聯動的,一損俱損。我們希望畜牧這種特殊行業也能有“支付寶健康碼出行申報系統”,但沒有整個行業利用大數據智能化發展到成完善的產業鏈系統,那是不可能實現的。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疫情防控不只是醫藥衛生問題,而是全方位的工作,各項工作都要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支持。在疫情防控中,我們畜牧行業承擔的任務是穩產保供,“菜籃子”穩則人心穩,人心穩則社會穩。然而,一切的前提是企業要穩。企業穩的前提又是行業穩。行業穩需要做什么?需要實現產業鏈構建,說“抱團取暖”也行。產業鏈的構建要有鏈條,目前來說,這鏈條就是產業服務業。其實,畜牧業本質上就是服務業。生豬飼養的全過程需要飼料、獸藥、疫苗、設備等系列化服務,養豬行業發展需要科技、宣教、物流、市場多層面服務。但是,這一系列服務都需要產業鏈上的龍頭企業來響應。轉型升級是轉什么?抱團發展是抱什么?不是人多力量大,而是在抱團中形成大數據,在轉型中植入智能化。就像一個普通人,現在進出浙江就是“高科技出行”了。但我國生豬養殖業的智能化服務已經起步,而一些傳統企業還是不愿意伸手來接這個鏈條。一邊高喊著抱團發展,一邊期待著獨善其身。

當前復工復產千頭萬緒,中國畜牧業協會會長李希榮提出,企業首先應該制定清晰優化的工作流程和精細無盲點的防控安全網,完善疫情防控工作措施和應急預案。對此,一批科技創新企業準備已久了。北京小龍潛行科技有限公司是生豬養殖一線生產數據實時、精準采集專業服務商。據公司聯合創始人、COO曾慶元介紹,小龍潛行去年在中國畜牧業協會牽頭下,參與制定了行業標準,與中國移動達成了戰略合作,與農牧Top20企業開展了不同程度的合作。今年應該是把樣板從1到n的一個快速復制過程。兩次疫情使大企業越來越聚集,養豬聯合體越來越多,產業格局在發生變化。由巨型企業和散戶之間轉頭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競爭,競爭的目標是養殖效率,要素就是生物育種和智能科技。前幾年智能養豬熱了起來,但是企業真心做智能化的并不多,致使一批科技創新企業倒閉。但這幾年來,智能養豬技術逐漸成熟,各種新技術、新培訓都呼喚新模式來支撐,數字化大重構將成為未來十年產業主題。

許多農牧巨頭行動起來了,但智能化不是一家企業能完成的,需要行業以開放的心態來做產業鏈條的鏈接,需要整合一個生態圈,形成一個產業服務體系。未來的三到五年將是攻關的關鍵階段,需要有體系上的突破。曾慶元介紹,有一類大型養豬企業計劃把整個豬場的頂棚開放給我們來做,為未來物聯網連接后構建信息化系統留出接口。我們將通過與保險、銀行合作,以金融工具加速數字化進程,讓企業采用融資租賃或者貸款的方式取得智能設備的使用權,通過“豬場頂棚”的數字化建設,實現全行業系統化管理。

不僅如此,各類服務業都在推動產業鏈發展。在前不久中國畜牧業協會中畜傳媒、青年i豬聯盟、世信&朗普、安樂福中國、小龍潛行共同發起的“卓牧鳥”APP在線教育平臺免費養豬技術專業課程啟動公益活動儀式上,青年i豬聯盟秘書長、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張帥博士提出,疫情催生了很多新技術的發生,整個行業在信息化智能化行會有新技術,也會有新的推動力注入到行業之中。在線管理、在線教育、在線信息化會在短時間內給整個行業帶來質的提升。“卓牧鳥”在線教育平臺開放的百余門系統化的養豬技術專業課程,對于高校畜牧專業的學生是一個持續獲取新知識了解一線知識的好平臺,對于推動行業信息化智能化大有裨益。中畜傳媒的副總經理、《畜牧產業》雜志社副社長劉楊說,目前養殖業面臨標準化和如何促進標準化帶來的學習問題。學習培訓現在就是線上、線下兩種形式。近年來,各種組織機構舉辦的各種線下活動特別多,但線上卻一直缺乏一個耳熟能詳的學習系統。我們希望卓牧鳥這個平臺能在業內得到推廣。我們呼吁大企業以及各種服務機構也能參與進來。

產業鏈服務,需要國家也要建立產業鏈式的扶持模式。小龍潛行這種科技初創企業,資金依然是發展的掣肘。他們現在主要的資金渠道還是融資,但要拿到銀行一定的授信額度,對于他們來說門檻還是過高。國家對于發展數字化農業的補貼和項目大多數是定向給了一些大的農牧企業或者大的科研院校,這部分資金支持應該把服務業納入其中,或者共同承擔項目,或者留出他們的份額。國家對于科研項目的支持,更多的應向企業與高校聯合申請模式傾斜。同時出臺激勵政策,激勵行業內企業把更多的產出、盈利投入到科技創新中來。財政資金投向,應該引導大科研院所、大企業與小服務企業、小科技創新企業形成產業鏈共同發展模式。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2019亚冠时间赛 天天盈配资 怎么玩麻将及规则 江苏快三走势定牛 武汉麻将前皮后赖 点石策略通 半全场竞彩高手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可以建房间的4人麻将 期货配资找久联优配 米牛网配资 广东11选5算出一 股票融资优缺点 上海快3走势图表 股票分析师群 四川快乐12推荐 asg游戏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