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觀察| 湖北的養殖戶在做什么?

湖北是我國第六大養雞大省。位于鄂東地區的黃岡市浠水縣是湖北重點養雞縣,去年蛋雞養殖達到1000萬只,禽蛋總產量超過15萬噸。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我比平時更加關注“家美鮮”公眾號。“家美鮮”是浠水知名雞蛋經銷商閆鐵山新創辦的湖北佳優美蛋業公司的公眾號。這家公司的特點是,做品牌雞蛋,做未來模式。由于黃岡也是重點疫區,浠水離武漢也不遠,閆鐵山和他的養殖戶能不能扛過來,讓人不能不關注。2月17日,“家美鮮”發布的一篇推文讓我感到,湖北養雞業疫情過后必將快步走上轉型之路。

閆鐵山是個經驗豐富的雞蛋經銷商。以前在廣州賣雞蛋,后來回浠水老家在一家大型蛋企做銷售。他很早就接觸期貨,管理過雞蛋期貨車板交割庫。疫情發生以來,他的產業服務面進一步擴大。他一邊在公眾號上發布著雞蛋行情走勢、價格分析文章,指導養雞戶防控期間的生產經營管理。一邊不斷強化養殖戶品牌化、產業鏈思維。16日,他發了一篇推文,標題是“致養殖戶: 我們該怎么活下去?”真是振聾發聵。令人振奮的不僅是他指出的“活路”,更是他在疫情面前展現的產業服務能力。讀著他的公眾號,湖北養雞業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推文言簡意賅,幾乎不需要進行編輯:

一、 同在新冠病毒的影響下,養殖戶不同命運值得我們思考。目前有兩種極端現象,一種是養殖戶的飼料、包裝、運輸、銷售好像都沒什么問題;而另外一種且是較多的一種現象,就是什么都是問題,被各種各樣的問題困擾著,焦頭爛額,甚至于至今有人從節前到現在沒賣出去一只雞蛋。2012年、2017年、2020年,雞蛋行業經歷了多次災難,誰生存下來了?并且還不斷擴大規模了呢?思想病態、雞體病態、管理制度殘缺、設備與環境不良的弱者在洗牌中被擠出行列,但生存下來的也不一定都是真正的強者,有人怕別人賺走了自己的錢,不肯利用好的服務與合作,反而導致自己更難。養殖行業的活路只有兩條:要么自己干完干好全產業鏈,要么尋找產業鏈上好的合作伙伴。

二、產業鏈不健康才是最大的問題。一方面是不缺雞蛋的時候卻出現雞蛋的“流氓”報價。這個時候缺雞蛋嗎?雞蛋價格卻起起伏伏,大起大落。現在能流通的雞蛋不多,能流通的就應該有個好價錢,不能流通的也要想辦法流通。另一方面是運輸難卻遇上雞蛋包裝物緊缺。一捆(120片)蛋托近70元,比平時翻倍。這就不只是養殖戶的問題了。行業發展需要產業鏈精神。浠水某包裝廠積極申請復工,為浠水蛋雞養殖戶負責,緩解浠水包裝壓力的做法值得全國同行業反思。最后,圍繞養殖戶的飼料、淘汰雞、糞便、雞苗等等全產業鏈服務問題仍然亟待破題。

三、學會自救。先救當下,再救未來。在疫情防控關鍵時刻,建議大家電話勤快點,多溝通、多協商、多了解。飼料供應作為重點,關注飼料運輸問題;糞便污染要控制,謹防環境污染;疫苗自己要會做,現在是病毒多發季節,不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雞只營養保健要加強;450天以上的雞換羽還是要做準備。疫情過后,要認真檢討,尋找未來出路。由于浠水蛋雞業協會所做的努力,為最困難的浠水養殖戶解決了不少問題,今天浠水最難也沒有比其它地方更難,有行業組織相對就有優勢。加入行業組織才是正確的。這是普通養殖戶能更好活下去的希望。

閆鐵山對浠水雞蛋產銷狀況了如指掌。他目前年經銷4.8萬噸,接近浠水雞蛋總產量的三分之一。1月30日,公號發布重要通知,把原定初六開市改為在公眾號發布信息。并對產業鏈發出了呼吁。一、養殖戶:做計劃,勤溝通。勤跟飼料廠及原料廠溝通,要接受雞蛋包裝物適當漲價現象。最后才考慮雞蛋走出去的事情。要配合疫情防控,做好人員防控、雞場消毒、物流消毒。難度大的問題要有解決預案。二、相關部門:首先感謝你們在春節期間為防疫工作所做的一切。今天保障不了家禽的嘴,未來就保證不了老百姓的嘴。建議封病毒不封物資,封人不封貨,人要查、車消毒、原料要有保證書,確保流通貨物的安全。讓家禽活下去,家禽也是老百姓的命。三、行業相關企業和人員:養殖戶是服務行業的源頭,幫助他們解困是我們的責任。首先是原料行業、技術行業,再就是包裝行業和雞蛋銷售,要為自己服務的養殖戶負責。在物資上幫助,在資金上支持,更要確保原料供應安全。對于雞蛋輸出我們蛋商更要多想辦法,讓雞蛋能走的就走。只顧自己不顧別人最終也是損害自己。

黃岡市蛋雞協會從大年初二開始每天向市長、市畜牧局局長匯報情況。從初三開始,部分飼料車可以正常上高速,初四開始部分雞蛋車可以上高速正常通行,由于處于新冠疫情高發期,“家美鮮”給養殖戶建議:1、出殼雞苗、青年雞、淘汰蛋雞等活禽想辦法往后推;2、雞糞在周邊找空地存放,做好防雨防滲透,底下加墊料存放,疫情過后再進行處理;3、緊急物資飼料、包裝找相關部門開通行證,不建議大量儲存。4、飼料難度大的,雞齡合適的建議采取換羽措施,不僅能解決當下困難,還可以避開后市雞蛋價格低迷期。5、現有雞蛋要注意儲存,避免潮濕雨淋,保持通風。對于外面傳言說雞會餓死,目前沒有這種可能,因為辦法總是有的。

2月1日,公眾號的推文標題是“嚴才是希望”。文章開宗明義:“在養殖行業,真正的壓力不是疫情,而是一連串的相關事情,飼料、包裝、糞便、出蛋,還有被養殖戶忽視的源頭雞苗。再延伸的是后面的事情,飼料原料、包裝原料、糞便場地和雨天影響、雞蛋存放場地,更重要的是未來種雞和肉雞的影響。產業鏈是所有人都正常才是健康的,這些都關乎未來。也就是說,我們的工作不是跟政府要政策,我們是跟時間打仗,只有縮短時間才是我們真正的勝利。我們自己也要重視起來,要做到湖北疫情最快解決,湖北人最配合,湖北貨最安全。爭取湖北的下一個熱點是:湖北做得最好,湖北才是最棒的。

2月3日。“家美鮮”發文:“疫情下的雞蛋該何去何從?”文章說,“在疫情的嚴格管控下,全國雞蛋走貨受限,湖北雞蛋70%左右的雞蛋仍然沒有流通出去,國家也在出臺政策,保障雞蛋的流通。但由于各種原因,出路受限,報價非常困難,建議各養殖戶跟貿易商協商出貨,價格自行協商,已出部分不建議等到開市價的價格。貿易商也要擔當起來,惡意壓價和各種低價手段不可取!我們爭取后天(正月十二)給大家一個指導價,這期間大家積極討論,主動協商,保證給廣大養殖戶一個合理的價位。

雞蛋庫存有價值。在需求比較樂觀的條件下,部分地區出現低價,這是貿易商擔當不夠,僅考慮自己的風控不顧養殖戶的風險,意圖過于明顯。報價的人捫心自問,逼養殖戶淘汰和換羽等措施出現的可能性極大,未來的高價蛋指日可待。但養殖戶為了避免虧損,400~450天的雞可以考慮換羽,換羽能減輕產能壓力,還對未來的行情有幫助。在這種價格條件下還可以做些庫存,建議找資金方合作庫存。食品廠此時應該準備庫容,貿易商和冷庫商都可以適當建些庫存。建庫存既能幫助養殖戶流通,也能保證自己賺錢,真正的實現共贏。”

承諾好的2月5日“給大家一個指導價”,卻并沒有,只是給了個“浠水報價的參考意見”:“參考河北與湖南取中間的運營成本價,質量和費用加價繼續與客戶協商,其他跟之前一樣順減。不能走的貨,養殖戶也不要過分為難貿易商,按實際出貨時價格走。已經拖到貿易商倉庫沒走的,也不要為難貿易商不給價。”看到2月6日“漲價卻是一種心酸”的推文才知道,“昨天讓協會給個指導價也惹了不少麻煩”。在滿腹心酸的時候,“美鮮小天使”繼續給大家鼓勁打氣,提示指導,要求大家“在心酸之際抽空進群討論,站在全局角度的討論才會有結果。”

2月7日,“家美鮮”提出“疫區的養殖戶們,要給自己留條后路”:“從疫情的發展趨勢看,全國疫情還在新增。疫情大于天,一切都要以疫情為重,原來13號解封的計劃擔心會延遲,又有19號,到3月初的計劃很有可能,我們還是要做好準備,給自己留條后路。”文章詳細分析了包裝、飼料、流通、儲存、資金、淘雞等問題,給出了兩個建議:“1、強制換羽。用換來的半個月的時間,解決上面所有問題。如果日齡400天以上的雞都換羽,至少有20%以上的飼料、包裝能支援另外的20%群體,實際解決緩和了40%的問題。2、期現套保。沒有換羽的部分,可以找專業人士合作,大連商品交易所的雞蛋期貨05合約是有利潤空間的,在5月期貨合約上賣出自己這期間的庫存,保持先進先出,留夠自己套保的現貨,能確保自己的庫存不會虧損。當然,這是需要找專業人員指導。這兩點是建議,但控制好了也是最佳解決方案。”

2月9日之后,隨著交通運輸狀況得到緩解,“美鮮小天使”給出了報價:120元一箱(360枚45斤)為中心指導價,質量好的130元,差一些的115元。幾天來,這個報價一直堅持著,就像疫情中樹立起的一面紅旗。

2月12日,“關于成立蛋品行業聯合會暨組織災區捐贈的建議”在公眾號上發布。聯合會臨時籌備組成員為林信獲、王忠強、閆鐵山,他們都是雞蛋產業鏈上的經營者。他們向各位同行發出呼吁,眼看著菜長在田園里采不了,雞蛋放在養殖戶家里出不去,值此危難之機,唯有大家點燃斗志,同舟共濟,克難攻艱,方能戰勝危機。我們發起同行向重災區捐贈蛋品活動,并以此為基礎成立蛋品行業聯合會。聯合會使命如下:1、落實捐獻活動的協調、運輸配送、食品安全等問題。2、建立行業聯合會 (具體名稱捐贈后重議),制定蛋品行業產銷行為規范,解決行業內惡性競爭問題,讓行業服務也在產業鏈可持續發展中發揮越來越重要作用。結果,他們三天就組織了20多萬元的捐贈,很快就把第一批260640枚捐贈雞蛋送到了武漢的七家新冠疫情防控定點醫院。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支持各地立足資源優勢打造各具特色的農業全產業鏈,建立健全農民分享產業鏈增值收益機制,形成有競爭力的產業集群,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制定農業及相關產業統計分類并加強統計核算,全面準確反映農業生產、加工、物流、營銷、服務等全產業鏈價值。”閆鐵山們在疫情期間的作為,正是把中央的政策要求實實在在地落實到了產業發展中,落實到養殖戶中。浠水蛋雞產業發展中,產業服務業的價值不可忽視。農業農村部、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2月15日關于解決當前實際困難加快養殖業復工復產的緊急通知發布后,對于浠水這樣的地區來說,不存在落實難的問題,因為這里對疫情的防控一天都沒有松懈過,對養殖戶的服務指導一天都沒有放棄過,對全國蛋雞市場需求一天都沒有失望過。

“蛋價何時有?”17日,閆鐵山的推文好像是對疫情防控以來市場走勢的一次總結:“春節以來雞蛋從未正式報價。雞蛋何時能有價?實際已經有價了,鄂東地區初八就出現了120~130(元/箱)的價格。疫情下的價格可以清楚的看到,質量才是行業的希望。115(元/箱)很多人認為這個價格低了,實際上還有115都沒人收購的現象。130及以上價格收購的,質量(佳優美標準)都在AA級或以上。這種雞蛋最近真有一蛋難求的感覺。現在以超市銷售為主,需求量倍增,至今仍然缺貨。質量好壞的差距不僅僅是錢的事情,質量差的磕頭賣,質量好的磕頭買。被淘汰的不完全是規模小,一定是市場吸引力,那就是質量。因此,價格已經有了,并不是沒報價,也不是完全沒流通,是質量不適合市場需求的沒流通,質量好的無論多困難還是在流通。希望大家要對質量和行業組織的重視度提高。”

“有質量,有組織,才有未來。”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2019亚冠时间赛 百度股票 山西扣点点规则 如何开通创业板 集中盈配资 广东福利快乐十分 河南11选5结果 腾讯欢乐麻将开挂神器下载 临沂外盘期货配资 爱上配资 新快乐3最新开奖 约战武汉麻将安卓系统 子基金配资 爱彩乐四川快乐12 普通单机四人麻将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 麻将最佳舍牌留牌技巧